多啦姆
Email 密碼
|
建立帳號

瘋狂上海地鐵 藝術還是搞怪?

作者 accreteart
上海地鐵的行為藝術之“公雞兄弟”
上海地鐵的行為藝術之“公雞兄弟”
扮超人
扮超人
鹿人
鹿人
木乃伊
木乃伊
有一位美術老師帶著鳥巢上街
有一位美術老師帶著鳥巢上街
瘋狂上海地鐵 藝術還是搞怪?

從“超人”、“鹿人”、“熊人”,到“木乃伊”、”粉紅男郎”、“公雞兄弟”,上海地鐵乘客近一段時間來真是讓人“大飽眼福”。當個人的搞怪行為漸漸演繹成一種藝術現象,人們不禁要問:這種打著“行為藝術”旗號的各種“怪客”何以紛紛登場上海地鐵?我們該對它說“是”還是“不”?


上海地鐵怪人頻現

上海地鐵四號線車廂內,最早出現過兩個男子頭戴紅色雞冠、身著鵝黃色的臀部有紅色尾羽的“公雞裝”,一路向乘客揮手、打招呼,還擺出姿勢讓乘客拍照。

沒幾天後某晚,一個身著“熊皮”、頭戴面具的“熊人”出現在上海地鐵二號線車廂內。

“超人”戴著墨鏡也來到上海地鐵一號線。他身著紅色斗篷、藍色緊身衣,還有最經典的超人形象--內褲外穿。

一個男人頭戴粉紅色的假髮,身穿粉紅色的裙子,腳配粉紅色的鞋子,左手提著粉紅色的公主傘,右手拎著粉紅色的Hello kitty的小包,上了上海地鐵二號線。


10月17日,二號線地鐵列車到達上海科技館站的時候,突然上來一個渾身被白色紗布包裹著的“木乃伊”,不時地跟乘客們打招呼,甚至去和乘客握手。

“超人、鹿人”是行為藝術嗎?
回答應該是肯定的。


行為藝術是指人們把現實本身作為藝術創造的媒介,是具有表演性特徵的過程藝術形態。人們在公眾性的街頭、廣場等場所,將自己的情感當眾釋放宣泄,把傳統藝術從精英文化的高度,擺放到普通市民心目中的生活常態。

有意思的是,面對這樣的“怪人”,乘客們大多不以為然,有的自顧自看報紙、聊天,有的閉目養神,有的玩著手機,僅有個別乘客舉起手機對“怪人”拍張照。乘客們的見怪不怪表明,這樣的“行為藝術”已經多次發生,乘客們產生“審美疲勞”了。事實也確實如此。


是什麼人在上海地鐵搞行為藝術呢?

新華網/記者劉繼軒在採訪中了解到,目前只有“鹿人”的扮演者表明瞭身份。這名“鹿人”和朋友組建了DV工作室,希望扮“鹿人”拍下視頻與網友共用和交流。

“鹿人”說,他只是為了娛樂大眾,同時也讓大眾得到娛樂,他們的行為沒有任何惡意。有些上海市民對於出現在地鐵的“行為藝術”並不認同,認為這樣的怪異行為不值得提倡和效倣,但大多對“超人”、“熊人”、“木乃伊”、“粉紅男郎”、“公雞兄弟”持寬容態度。

一位市民說:“我覺得蠻幽默的,讓普通人表現自我是社會的進步。”另一位乘客說:“金融危機來了,現在的生活缺少驚喜和樂趣,這樣的行為也算是苦中作樂,聊搏一笑。


很想請問大家的是:這樣在公共場合上演的行為藝術,您喜歡嗎?
  
訊息摘自/新華網
Google 提供的廣告
分享 紀錄
瀏覽總數 1506
回應 (0)
遊客
臉書
網站
相關閱讀
dolamo 多啦姆 © 2011 聯絡多啦姆 admin@dolamo.com